首页 > 行业知识 > 内容
中国金缮第一人,用金子修补破碗,把残缺变成极致的美
- 2018-11-06 -

“残缺是无常的”,中国金缮第一人邓彬说。

总说“人生无常”,其实物的命运和人的命运一样,在这世间经历着种种悲欢离合,也会磕伤、碰伤、摔伤。

无常的世界里,总有身不由己的伤。

每当受伤残缺的器物交到邓彬手上,都被他施以“魔法”,髹金缮物,赋予器物新的生命,重回主人身边,令人顿生破镜重圆的喜悦。

“施法”后的器物,一道道伤痕化作金色的阡陌,如乌云背后的阳光,明亮而温暖。

让人相信,在无常的世界里,每一次受过的伤,都将成为光透进来的地方。

金缮修复,是一门修复残缺器物的手艺。

以天然大漆黏合器物碎片或填充缺口,再用世上最贵重的黄金敷在破碎的伤痕上,宛如被太阳光芒吻过。

邓彬说:“用金,其实是一种态度。残缺的东西常常给人破败、阴暗的感觉,面对残缺,应该用世界上最光明正大的物质,最像太阳的光芒,也就是黄金,这样一种至阳的东西去修补至阴。这是对残缺的尊重,也是对生命无常的接纳。”

金缮是将“受伤”的器物复原,殊不知在这个过程中,金缮师也会受伤。

金缮以天然大漆作黏合剂,大漆极易引起皮肤过敏,就是老师傅们所说的被大漆“咬了”。

邓彬说第一次接触金缮,为防被漆咬,戴了两层口罩和手套,竟然无恙。隔着手套毕竟手感不对,便大胆地去掉了防护。

在他完全放松警惕时,突然全身起了红疹,奇痒难忍,医生也束手无策。

辗转打听到一个偏方,说螃蟹汁能治漆咬。可当时才五月,上哪儿找螃蟹?邓彬想“虾蟹不分家”,便买来鲜虾捣烂敷身上,结果天气闷热全身发臭,红疹依然未退。

没法子,只好硬扛过去。如此反复发作两三次后,有了抗体,方才好受些,可手臂却留下了蛇皮般的伤痕。

为什么被漆咬还如此坚定不移地做下去呢?

邓彬说:“喜欢了就做下去。金缮非常迷人,一般的修复都是掩盖残缺、美化残缺,金缮却坦然接受残缺,在无常的世界里恪守对美的初心,化残缺为美。”

从无瑕到残缺,再到涅槃重生,是物的一场修行。

那一道道闪着金色圣光的伤痕宛然在目,静穆而寂定,是苦难岁月里历练出的云水禅心。

“比起修复器物更重要的,是修复人心。如果器物对物主有情感上的意义,价值就无法估量。”

在邓彬看来,每一道残缺,都藏着一段往事;每一件器物,都寄托着一份深深的感情。

“有的朋友突然就把东西寄来了。我想他们的心理大概和求医一样,希望有医生能收下,否则就等于给它判了死刑,所以我都尽力去修复。”

瓷器修复,其实是修复人与物之间的感情,补回人对物的那份“惜物之心”。

从自学金缮至今,邓彬成功修复了2000多件器物。而给他印象最深的,却是一只普通的超市售卖的碗,底部印有“微波炉专用”的字样。

这只碗价值不过二三十元,可是物主却花了几十倍的价钱来修复,当时邓彬非常好奇。

后来碗的主人告诉邓彬,她从小父母离异,跟着爸爸长大。有一次生病,妈妈知道了不远千里赶过来照顾她,这只碗便是妈妈当时买的。妈妈回去后,她不小心把碗摔了,非常痛心,希望邓彬能将它修复。

修复要好几个月,期间妈妈与继父感情破裂,巧的是,碗修好的当口,妈妈跟继父和好了。她觉得这个碗太有意义了,给人破镜重圆的惊喜。

常怀感恩之情,常怀惜物之心,纵使人生无常,世界也会对你温柔以待。

一直有人希望邓彬把残缺的部位艺术化处理,做成花、荷叶、蝴蝶等形状,邓彬统统是拒绝的。

“金缮的初衷是正视残缺,坦然面对不完美。任何改变残缺本来面目的做法都是生了嫌弃心,金缮就从'尊重'变为'粉饰',背离了金缮的初衷,这是我不愿意做的。”

邓彬修复后的器物,残缺的伤痕清晰可见,宛如书法般的线条带着浓浓的中国韵味,或如惊鸿翩然游于九天之上,或如闪电啸然划破沉沉暗夜,或如空山中溪水涓涓而流,或如秋风里落叶萧萧而下......

如此灵动的线条,是邓彬面对残缺所尽的最大的善意。那如何把握线条的轻重缓急、顿挫方圆呢?邓彬说来源于古人的智慧。

“中国画中有一种'笔笔生发'的方法,有一笔画歪了,没关系,它是没有对错的,后面的线条根据之前的线条做安排,顺势而生,自由而长,是随遇而安,见招拆招的。”

坦然接受生命中的不完美,用最大的善意,尽最大的努力去修补残缺,美亦能从中生根发芽。


上一条: 无

下一条: 做金缮本身就是一个过程

TEL:18362916791/15251852223       EMAIL:928934639@qq.com

版权所有:南京美瓷工艺品有限公司手机版

瓷器修复技术培训,瓷器无痕修复,陶瓷修复,古董修复,文物修复技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