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行业知识 > 内容
85后金缮工艺师:在时间面前守住易碎之物的尊严
- 2018-10-23 -

晚上10点多,大部分人都已经睡下,武义大田乡宏阁村安静无比。在隅居一角的某个工作间里,金缮工艺师钟奇君却仍旧坐在摆满工具的案台前,继续着漫长而繁复的修补工作。  

既不够光鲜靓丽,也没有可以相互勉励的同道,独自一人默默埋首苦干。每次修复都要花费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的时间,直至成功的那一刻才能受到肯定。尽管如此,在钟奇君看来,这仍然是最酷最棒的工作。  

以黄金修缮:让破碎的器物涅槃重生  

金缮,顾名思义就是以金修缮,用天然大漆粘合开裂或者破损的陶器、瓷器、玉器等器物,然后在接缝处敷以金粉或贴上金箔。它是中国古代漆艺的延续,同时也是文物修复的其中一个分支。  

钟奇君最开始接触金缮,是十八岁那年在一本日本漆艺书籍上。里面登出的一件金缮展品,从视觉上带给了他极大的震撼。他从没想过,原本破损的瓷器,可以如涅槃般获得重生,并且修复得如此美丽。  

出于好奇,钟奇君想要了解更多相关的知识,这时候却发现周围根本找不出一个会金缮的人。武义没有,金华也没有。自己即便想学都无从学起。查阅相关资料后才得知,原来金缮起源于中国,发展于日本,在日本乃至欧洲的许多博物馆里都可以看到其身影,偏偏国内却对它了解得很少,处于半盲的状态。  

深感惋惜之余,钟奇君也下了决心,一定要这门工艺学好。他期待有朝一日,自己也能达到像书中那件展品所彰显出来的高度。  

钟奇君是武义大田乡宏阁村人,其父便是一位从事漆艺创作的老匠人。受家庭环境影响,他有着扎实的漆艺功底,这对他学习金缮帮助极大。“金缮修复,需要对原器型有一个很好的把握,否则修复的痕迹会影响到器物原有的神韵。与别人相比,我的积累多些,自然领会得也快。”  

此外,初学者刚接触大漆时,容易引起过敏症状,用老一辈的话讲就是被大漆“咬”了。通常需要经过一段时期的磨合,才会渐渐产生抗体。而钟奇君从小接触漆器和瓷器,却没有这样的烦恼,可以立马上手。“有句流传的行话是这么说的,大漆从来不会咬传承人。”  

金缮的入门其实不难,要学深学精却不是一年半载就可以完成的。譬如刚开始,钟奇君总会把器物修复得过于华丽,后来才逐渐认识到,节制其实更可贵。  自18岁起学习,如今他已步入30岁。这么多年下来,查阅了大量资料,进行了数不清的实验。“开始都是自己买新的器皿进行实验”为此,他已经不记得摔了多少器皿,补了多少器皿。他说手里头终于能有一些好的作品了,自己感到很骄傲。  

 从事金缮修复,须有一颗惜物心,这是钟奇君多年来的体会。  

“在古代,瓷器、玉器这些东西非常少有,破损之后,人们舍不得扔,于是想方设法进行修补。这是金缮产生的原因。而经过数百年的沉淀,它早已成为一门成熟的工艺。”钟奇君告诉笔者:“金缮的美学理念在于直面残缺,不掩饰、不逃避;金是最贵重的金属,用它来修补,已经超出了实用的范畴,表露出来的是一种决心,那就是全力以赴面对不完满的事物,展现碎裂后的美感。”  

钟奇君说,修复的过程,指尖仿佛可以感受到时间的份量,以及易碎之物自身的尊严。当拿到一件破损的器物时,钟奇君从不会贸然动手修复。他要反复地观察与思考,倘若暂时没有灵感,干脆就放一边,过上半个月再来看。  

有一次,他受人委托修复一只宋朝的香炉。炉子的三个角都已缺失,顶端也有破损。前期准备工作,他花了很多时间来查阅历史文献,在充分了解炉子的结构、内涵之后,才开始制作模具。  

金缮修复没有固定的标准,风格可以多变,但要尊重原有的器型。修复的部分不能太突出,与器物本身的气质相违和,同时也不能乏味。要在局限的范围内,融入自己的想法。”  

经过几个月时间,香炉终于修复成功。修复部分呈现出半月的形状,环抱着缺口,收尾处圆润柔和,犹如写书法一般。不仅帮助香炉重新站立了起来,而且也很好地与原器物融为一体,不夺人目光。  

钟奇君说,由于损坏,这只香炉原来的价格大概只有5000元左右,修复成功后,有人拿出15万想要买,香炉的主人却都不愿意卖。  

每年,北京、重庆、上海等各地都有人寄来器物请钟奇君修复。它们中有的是名贵的古董漆瓷,有的虽然市场价值不高,对于主人而言却意义非凡,不愿意舍弃。  

“有位客户拿来一只破碎的漆碗,本身只值两三百块。我问他,你确定要修这碗?与其修复还不如重买一只。他说,修,不管代价多高也要修,我用它来喝茶已经十多年了,早就离不开它了。”  

金缮修复不仅需要熟练的技巧,而且对气温、干湿度等要求也特别高。正因如此,修复一件器物通常需要个把月时间,期间需一遍遍打磨。工艺师的酬劳则按数量来计算,少则2000,多则上万。  

眼下,金缮工艺在国内还没有形成成熟的市场,主要原因是会的人太少,而且只局限在一些小圈子里,很多人甚至都没听说过。作为民族工艺中的一件瑰宝,却面临如此境地,这让钟奇君觉得十分可惜。好在近几年里,媒体的报道多了起来,一些大学也开设了相关课程。未来,人们对这块应该会越来越重视。  

钟奇君说,现在有很多从陕西、江西等地方过来的年轻人找到他,表示想要学习金缮工艺。这很好。“不过,金缮入门容易,要真正学精则需要时间的沉淀,希望他们能有足够的耐心。”


TEL:18362916791/15251852223       EMAIL:928934639@qq.com

版权所有:南京美瓷工艺品有限公司手机版

瓷器修复技术培训,瓷器无痕修复,陶瓷修复,古董修复,文物修复技术